当前位置: 主页 > xg67.com > 正文

卢刚的军旅人生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0-02 20:36

  讲述传奇经历,抒发军人情怀,国防时空每周一17点35分,我们共同感受军旅人生。

  听众朋友们,这里是中国之声午后报道的军旅人生节目,今天作客军旅人生嘉宾是中共武警十大忠臣卫士获得者,武警河南总队周口市支队参谋长卢刚。

  人物背景:卢刚——武警河南总队周口市参谋长,他曾经带领官兵先后参加出土等急难险重任务200多次,2001年被武警部队授予新时期爱民模范中队长称号,被共青团中央授予中国杰出青年卫士,2002年当选为中国武警十大忠臣卫士。

  记者:没当兵之前是什么状况,真正当兵了怎么这么勇敢,就能去处理这个事情呢?

  卢刚:我们家庭是革命家庭,从小就想当一名军人,正好89年高中毕业以后报名入伍,结果当了。到了部队可能受家庭的影响,就想在部队一个是干出一番事业,不能给家乡人民丢脸,第二个在部队各级党组织培养教育,自己感觉到作为一名军人,应该对部队有所贡献,所以我从当战士第一年就有幸参加咱们河南总队举行军事科目大比武,当时我是新兵,参加比武应该是全能第十名,他们休息的时候我可以锻炼一下,比如说仰卧起坐、俯卧撑、五公里绑上沙袋,后来拉杠铃片,跟老兵比。后来举行比武拿到名次了,那时候部队有句老话,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不练兵不算合格兵,所以受这两句话的感染,后来我又参加考学,考上学之后分到救护支队,当时分到我是比较偏僻的农村,叫我当救护长,那年我毕业正好是95年,正好支队举行大比武,因为我训练比较靠前,当时三个排中队长和指导员就把任务交给我了,让我带战士训练,同时还有干部参加的项目,像四百米障碍,五公里,后来比赛的时候,可能干部我是取得第一名,战士是总分第一名,前三名都是我们,那个中队我带的。从那以后,军事领导可能说,军事训练这么好别当救护长了,然后给我提前晋职,让我到教务队当教员。

  卢刚:在教导队当军事教员的时候,骨干轮练,那个时间训练科目比较多,我担任形体、军体、战术当了两年教员,在这期间搞了几次阅兵、搞了几次中队的比武会操,名次都好一些后来又让我提前晋职,让我当指导员,所以从后勤工作转到军事工作,军事工作转到政治工作,我待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也是正规化部队管理,在中队开了现场会,中队长各个县里的公安局长、县长都去了,在我们那里搞试点,搞的非常好。后来年初调整,机动中队停止了,就让我去中队当队长,所以又从军队工作转到军事工作。

  卢刚:机动中队它主要的任务就是训练,由于这个任务的特殊情况,战士训练关必须得过,肯定的抓训练,抓管理,用了一年打基础,那一年我们正好赶上抗洪,抗洪那个时候我们先从中队的战斗力,我们中队的战士真是连轴转,从那一次我们也给中队看到希望,中队训练管理上去了,战斗力才能处理,后来出土当中,武警在这方面显着素质好的。叫我们上去,可以说每次都很好的完成任务。

  记者:刚才提到出土的时候,在出土一些处理突发事件的时候,第一次接触这个案件的时候,真正面对歹徒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状态?害怕吗?

  卢刚:处突面对的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应该说难度比较大,首先它犯罪分子的特点决定了我们处突的危险性,第一个所有这些犯罪分子,有智商比较高的,但大部分都是智商比较低,都是些法盲、文盲,所以说他们一个不怕死,反正我也是用他们话说,我杀死一个够本,我杀死两个赚一个,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首先制定决案,要分析地形,犯罪分子的特征要了解情况,根据这个情况我们要勘察地形,你比方说今年大年初五,出了一起突发事件,嫌疑人把他爷爷和奶奶浇上汽油都给烧死了,杀了他爷爷奶奶之后,拿了两把砍刀,还拿了一把钢叉,就在房子上,也不下来,上午八点多,那时候正好是春节,请求我们派兵,当时是我和政委带着有关人员去了,去了之后公安局根据咱们情况,因为害怕他下来再伤到其他人,并且这个犯罪嫌疑人素质非常好,练过武术,并且精神可能有点失常,这个危险性就更大,当时公安局说击毙他,当时那个情况正好赶上春节期间,三邻五村的人都去看,我一看叫我们击毙他,我当时给局长提出建议,第一个他现在手里没有人质,第二个作为看热闹老百姓比较多,万一发生别的情况误伤的群众不好,我说我建议就说能想其他办法,叫既不击毙他,还要把他束手就擒,当时我们用了一个方案,就是由消防的高压水枪,正好在那里救火,我们想到因为前面有关人员也给他做了政治工事,这是首先一条,在这方面我们分了两个组,一个抓部署,一个击毙组,然后各个组都考虑周全了,第二个机动组用高压水枪把他打下来,当时打下来之后,他手里有两把刀,砍刀农村砍刀都很厉害,向我们砍过来,战士毕竟经验不足,第二个他考虑问题也不是那么全面,面对歹徒,我和部长把战士往后面一推,上去我把他束手就擒,当时周围老百姓拍手叫好。

  卢刚:可除一个害,都害怕他。所以那一次处突给我一个很大的提示,就是说面对不同的犯罪人,咱们得采取不同的方法,不能用一种方式处理,所以在这方面也总结了很多经验,也觉得第一次处突当年考虑问题比较多,一个是咱们任务,咱们职责,首先把人打晕了,第二个你还得智取,不能硬来。

  记者:你讲的特别惊心动魄,这种情况其实老百姓都在看着我们,而且你是以自身素质展示忠臣卫士这种风采,但是我就在想,就是你作为一个普通人,你真正第一次面对歹徒的时候,难道就不害怕吗?

  卢刚:第一次处突,当战士的时候那时候没有害怕的心理,感觉自己有一身好武艺,又有干部的正确指挥,所以说那个时间,当战士从心里没有感到害怕。但是当了干部之后,反而感到害怕了,一个害怕就是把完成不了任务,影响咱们武警部队形象,第二个害怕我身后的兵他的安全,所以说建立在两个方面考虑,在每次处突之前,战前提要求也好,制定好预案也好,我们都是反复的研究,反复的推敲,做到万无一失。

  卢刚:当战士那个时间不知道害怕,感觉自己素质好,有干部指挥,当你承担指挥员的时候,身上是一份沉甸甸的担子,是一种责任,如果案件处置当中,有哪个战士误伤了或者说牺牲了,作为指挥员这是一个最大的失误。655488.com

    惠泽天下688| 白小姐四字玄机诗| 富贵高手坛| 小鱼儿一字定乾坤资料| 香港正挂挂牌彩图更新| 香港挂牌六盒宝典图库| 管家婆的十大杀肖公式| 香港六合现场开码结果| 香港马会资料公式规律| 香港白小姐中特玄机图|